當前位置:首頁 >文章内容
馬化騰深夜發問的背後:産業互聯網大潮或已來臨
POST MITE 2018-10-30 閱:977
 
分享到:

馬化騰深夜發問的背後:産業互聯網大潮或已來臨

所有的一切都在說明互聯網行業的發展正在從以用戶為導向的移動互聯網轉移到了以行業為導向的産業互聯網。

當移動互聯網的紅利逐漸減退,人們自然而然地開始思考互聯網的未來走向。而這個疑問或許在科技大佬的頭腦當中很早便開始出現,早在幾年前的雲栖大會上馬雲就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而前段時間馬化騰又提出了未來的互聯網到底要向何處去的疑問。那麼,當移動互聯網的紅利開始減退的時候,未來的互聯網到底要向何處去呢?

或許這個問題在每一個參與互聯網的人頭腦當中都曾經出現過,盡管人們無法明确表達未來互聯網的具體走向,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未來的互聯網一定是一個對産業再度重塑和賦能的過程。因為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我們所做的僅僅隻是用戶習慣的改變,并未真正改變行業本身。因此,互聯網的發展新階段一定在如何借助新技術對原有産業進行深度改變的方向上。

對标新零售,我們可以看出未來的發展模式就在于S2b的發展模式上,而這個b就是我們所說的B端用戶。其實,我們看現在以BAT為代表的科技巨頭其實已經開始布局B端的行業用戶,并且成立了相關的部門。此前進行的騰訊組織架構的調整就是将雲端賦能和服務獨立成了一個全新的部門,以此來布局未來服務B端用戶的能力。相對于騰訊,阿裡則早在幾年前便已經開始了在阿裡雲上的布局,并且構建了基于阿裡雲的生态體系。百度同樣如此,通過ABC的賦能平台,開始給B端用戶進行更多維、更全面的賦能。

所有的一切都在說明互聯網行業的發展正在從以用戶為導向的移動互聯網轉移到了以行業為導向的産業互聯網。站在互聯網發展的十字路口,我們來思考如何對B端用戶更加有效的賦能顯得尤為重要,并且能夠避免産業互聯網少走一些彎路,真正給行業的發展帶來更加有效的賦能。

移動互聯網轉型産業互聯網成為必然,新的變革已經開始

很多人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落幕看做是互聯網時代的終結,其實這種看法并不全面,因為移動互聯網時代僅僅改變了C端用戶的消費習慣和行為模式,并且造就了一個又一個平台的出現。反觀B端用戶,我們不難發現,其實行業本身受互聯網的影響較小,一些行業内部的頑疾,并未被互聯網技術深度改變。所謂的互聯網技術僅僅隻是改變了行業獲取C端用戶的途徑和渠道而已,并未真正改變行業本身。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才斷定移動互聯網時代的落幕并不能代表互聯網時代的結束,它隻能表示對C端用戶的改造已經結束,而B端行業的改變才剛剛開始。

産業互聯網的重點并非在于互聯網,更多的是新技術對産業的改造。很多人會将産業互聯網簡單地看做是互聯網影響行業的開始,其實不然,産業互聯網的重點并非在互聯網本身,更多的代表的是以大數據、雲計算和AI智能對于産業的深度改變上。對标到以BAT為代表的科技巨頭不難看出,他們對于産業的改變并不僅僅局限在互聯網本身,更多地表現在新技術的布局上。互聯網僅僅隻是吹響了産業改造的号角而已,更多的改變将會發生在以大數據、雲計算和智能科技為代表的新技術上。

之所以将移動互聯網之後的時代稱作是産業互聯網時代,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互聯網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思考B端行業改造的方式,并且能夠将互聯網在改造C端用戶時所積累的模式應用在B端行業上。由此可見,産業互聯網的重點并非在互聯網上,而是在于以大數據、雲計算和智能科技為代表的新技術上。

基于這樣一種邏輯,未來誰能夠找到新技術與行業的結合點,誰能夠借助新技術的手段來破解那些互聯網技術無法破解的痛點和難題,誰就能夠把握住産業互聯網的發展風口。無論是當下出現的新零售、新金融,還是新消費、新中産,其實在這些外部的概念背後都代表着人們借助新技術對傳統産業進行重塑的影子。隻有借助新技術對傳統産業進行深度改造,才能讓産業互聯網不僅僅隻是一個概念,而是能夠給行業帶來本質改變的存在。

用戶行為習慣的改變背後帶來的消費升級需要用相匹配的産業來滿足。我們都知道,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來臨将人們行為方式和消費習慣的改變,而當用戶的行為方式和消費習慣發生改變之後,如果還用傳統的産品和服務來提供給新生代的用戶,勢必會出現用戶需求難以滿足的情況。如果用新技術與産業的融合來實現産業的升級,從而滿足消費升級的需求,成為未來一段時期的發展重點。

以電商為例,在互聯網時代,用戶通過電商購物主要需求是買得到商品,方便、快捷、低價是人們的主要需求;進入到新消費時代後,人們不再僅僅局限于通過電商買得到商品,而是開始追求買得到高品質且低價的商品。如果我們還是按照互聯網的模式來給用戶提供商品的話,勢必會出現供給與需求難以匹配的情況。

于是,電商便開始進化成為新零售。傳統互聯網時代所建構的人貨場必須通過重新建構才能達成這種目标。因為如果我們還是按照傳統邏輯來給消費升級下的用戶提供滿意的商品,如果B端用戶的商品生産方式、配送方式不進行優化的話,這些B端用戶生産成本勢必會進一步增大。因此,從移動互聯網時代進入到産業互聯網時代更多的是消費升級時代到來的必然,并非是上遊産業自發的行為。

互聯網的特性決定了它僅僅隻能破解行業外部的用戶來源問題,無法真正解決行業本身的痛點。互聯網的最大作用就是改變人與人、人與産品之間的溝通問題,從而提升行業的運行效率。我們看在互聯網時代出現的社交工具、電商平台、外賣平台其實都是通過去除人與産品之間的溝通環節來實現行業效率的提升。這便是互聯網的特征。它僅僅隻能通過去中間化的方式來提升行業效率,而無法給行業内在元素的改變帶來驅動力。

當行業的發展用互聯網技術、模式和手段無法解決的時候,人們便開始用新的技術、模式和手段來改變行業本身。産業互聯網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的。通過能夠與産業内在的元素進行深度融合的技術來給行業的發展深度賦能,從而改變産業發展的内在邏輯,創新産業發展的原始驅動力,真正将行業的發展帶入到一個全新階段。

互聯網技術僅僅隻是去中間化,而沒有改變行業本身的做法讓移動互聯網進化成為産業互聯網成為必然。從某種意義上來看,産業互聯網時代的來臨是一個尋找新的行業驅動力的過程,無論是大數據、雲計算還是人工智能,其實都是從行業内部着手來為行業的發展帶來新的驅動力。随着新技術不斷與傳統行業産生聯系,行業發展的驅動力也将會從傳統機器轉變成為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從這個邏輯上來看,移動互聯網進化成為産業互聯網同樣是一種必然,隻有這樣,互聯網時代借助互聯網的手段無法破解的痛點和難題,在産業互聯網時代有了解決的可能性。

無論是從用戶層面還是從産業層面來看,移動互聯網進化成為産業互聯網都是一種必然。以BAT為代表的科技巨頭當下正在進行的雲端服務以及新生商業模式的布局,其實都是産業互聯網的一個終極表現而已,未來随着新技術發展的逐步成熟,産業互聯網在驅動行業發展過程當中的作用将會日趨明顯,從而将會把行業的發展帶入到一個全新的階段。

巨頭紛紛入局,産業互聯網時代的決勝點在哪?

或許是産業互聯網時代的方興未艾,或許是B端用戶所蘊藏着的強大的需求,或許是産業互聯網本身強大的市場潛力,我們看到很多的科技巨頭都開始布局産業互聯網。雖然他們對于産業互聯網的叫法不盡相同,但是從大方向上來看,他們都在試圖通過新技術的力量來給行業的發展帶來新的驅動力,從而為自身發展找到更大的發展空間。當科技巨頭紛紛入局産業互聯網,未來産業互聯網的決勝點到底在哪呢?

賦能能力決定未來産業互聯網的市場規模。從表面上來看,科技巨頭的賦能能力與産業互聯網時代的市場規模并無直接聯系,但是如果科技巨頭能夠給行業進行快速、有效地賦能,并且能夠給行業的發展帶來快速、明顯的改善的話,那麼他們将會有可能服務更多的B端用戶,而且容易俘獲更多B端用戶的心。從這個邏輯上來看,科技巨頭的賦能能力直接決定着未來産業互聯網的市場規模。

除了賦能的效率之外,賦能能力還表現在科技巨頭能夠服務的B端用戶的數量。這其實與當下的C端市場有類似的地方,我們看到決定當下移動互聯網市場地位的就是互聯網巨頭能夠服務C端用戶的數量。如果科技巨頭能夠為足夠多的B端用戶進行深度賦能,那麼它在産業互聯網當中的地位和市場占有率必然會非常高,從而将會确立自身在産業互聯網當中的地位。

除了效率和數量之外,賦能的質量同樣能夠為産業互聯網的入局者不斷獲取更多的用戶。比如,同樣是在提供一種賦能的服務,睡能夠在提供賦能服務的時候,質量更高,服務更完善,無疑誰就能夠獲得足夠多的用戶,從而進一步确立自身在市場當中的地位。從這個角度上來看,賦能的能力同樣将會決定未來在産業互聯網市場當中的規模。

賦能深度決定産業互聯網的成敗。如果産業互聯網時代的科技巨頭按照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模式為行業進行賦能的話,勢必無法給行業的發展帶來本質的影響,僅僅隻是會為行業輸送過來已經消費升級的用戶而已,當用戶需求得不到滿足的時候,用戶便會選擇用腳投票,産業互聯網時代的賦能便會失敗。因此,盡管諸多巨頭都在開始入局産業互聯網,但是誰能夠足夠深度地介入到行業發展過程當中,誰就能夠更好地改變行業,誰就能夠真正實現賦能的成功。

另外,賦能的深度也考驗産業互聯網的入局者們下沉到行業内部的水平和能力。由于産業互聯網更加關注行業内在的改變以及行業驅動力的改變,因此隻有那些下沉到行業最底層的産業互聯網的參與者們才能夠知道行業發展真正需要的能力,并且能夠更加真切地了解行業真正需要的東西。通過對行業需求更加清晰的了解,再從行業最根本的角度來着手對行業發展進行深度賦能,才能保證産業互聯網賦能的最終成功。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現在科技巨頭們都在加注産業互聯網,但是從賦能的深度上來看,他們距離行業最底層、最本質的流程和環節還非常遠,因此,這也就暗示了當前的賦能方式并非是産業互聯網發展的終點,未來随着人們對于産業互聯網認識的逐步加深,還将會有産業互聯網的二度進化,正如互聯網時代經曆了從PC時代向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進化一樣。

賦能的有效性決定産業互聯網是否與移動互聯網有本質區别。正如前文所提到的那樣,産業互聯網時代來臨将會有諸多新技術出現,并且将會給行業的發展帶來深度影響。但是,如果産業互聯網時代的賦能者無法給B端用戶進行有效賦能,那麼産業互聯網或許将會與移動互聯網并沒有太多區别。

從這個邏輯來看,科技巨頭們如何借助新技術給行業的發展帶來真正的推動和影響将會關系到産業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是否存在本質區别。雖然産業互聯網時代有很多的技術,有很多的應用,但是如果這些技術和應用無法給行業發展帶來有效改變的話,那麼産業互聯網賦能将會化為泡影,最終将會無法改變行業本身的痛點。

無論是從馬雲提出的“新零售”還是從馬化騰在知乎上對于産業互聯網的“靈魂拷問”,我們都可以看出産業互聯網将會是未來的一個主要發展方向。盡管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産業互聯網的發展趨勢,但是想要抓住産業互聯網的發展風口卻并非易事,未來隻有真正抛棄互聯網的思維模式,真正用技術來改變行業,才能讓産業互聯網不僅僅隻是一個概念,而是一個真正能夠給行業發展帶來本質改變的存在。

 

浩天動态 營銷産品 電子商務 雲管家 客戶案例 浩天學院 人力資源 關于浩天
公司活動
公司新聞
網站建設
手機網站
微網建設
電子商務
軟件開發
八大趨勢
主要模式
未來趨勢
運營流程
電商BPO
服務流程
六大優勢
優質服務
精品案例
全部案例
網絡資訊
常見問題
公司招聘
員工風采
公司介紹
公司環境
企業文化
發展曆程
聯系地址:安徽省銅陵市銅官山區财富廣場A座2202 聯系電話:0562-2821280
© 浩天網絡 版權所有 2006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05022035号
http://m.juhua545862.cn|http://wap.juhua545862.cn|http://www.juhua545862.cn||http://juhua545862.cn